第一知识网

阿拉伯人为什么要保存希腊文化?

何由之

2021/7/21 11:27:15

阿拉伯人为什么要保存希腊文化?

其他回答(1个)

  • 教育育人

    2021/7/25 11:58:56

    叙利亚、约旦、黎巴嫩算是目前中东最为世俗化的三个国家,而且,在几国境内,虽说穆斯林是主流人口,但还存在着少量的基督徒、拜火教徒。这些不同信仰者,并未明显受到什么迫害,尤其是在叙利亚,基督徒甚至能做到军政界的高层,像巴沙尔的姐夫,前防长舒卡特就是基督徒,这也说了明三国社会文化的包容性和开放性。

    曾经,在反正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控制的区域,只要遇到基督徒,就会把其定义为亲巴沙尔政府的人员,叙利亚基督教牧师还被极端分子公开斩首,整个血腥残忍的过程,给特意录制成了视频,放到了社交网站上。

    首先,从历史上看,叙利亚、约旦、黎巴嫩三国就比其他中东国家更为“西化”。

    自16世纪开始,法国就率先把触角伸入了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黎巴嫩和叙利亚,利用贸易往来做幌子,传播语言文化和宗教。在几百年的努力下,还真忽悠上了不少“粉丝”。

    到了一战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被肢解,中东各国一度受到了英法的强行“委任统治”。

    此时,叙利亚先是当了法国委任统治地,后又被英法哥俩联合瓜分,尤其是法国,在叙利亚大地上,很是卖力的播撒了不少“法兰西风情”。这么看,英法两个老牌欧洲“列强”对这片热土,还真是相当的有“感情”。一个世纪后,又来联合空袭叙利亚。

    还有就是以阿萨德家族为代表的叙利亚上流社会和其归属的伊斯兰教阿拉维派,本身就崇尚世俗化生活,家族成员多有长期在欧美生活和受教育的背景。

    (2018年,叙利亚总统办公厅发布的巴沙尔·阿萨德前往医院病房探望妻子时的照片,无论是衣着还是动作表情,更像西方夫妇。从构图上看,女性坐在C位,男人成了配角,这在宗教回潮的中东国家里,是非常罕见的)

    巴沙尔在英国接受的高等教育,本来就想默默的当一名眼科医生,日常生活工作,跟普通的伦敦白领没什么区别。没成想,原定的继承人,巴沙尔的大哥提前挂了。过了几年,老阿萨德在用了最后一口气,督促着叙利亚国会修改了宪法,把总统年龄下限,紧急从40岁改到34岁后,也“驾崩”了。

    紧急修宪是为毛?因为那一年,眼科医生巴沙尔只有34岁。

    (美剧《暴君》影射的就是阿萨德家族)

    再看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阿萨德。是个精通五国语言和计算机编程的学霸,本来都收到了哈佛大学商学院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但着急去跟巴沙尔结婚了,没接着读研。

    阿斯玛来自叙利亚颇有声望的阿克拉斯家族,本拥有英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内战后被英国单方面取消了国籍,还冻结了在英的资产),母亲是一名外交官,父亲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心脏外科医生。阿斯玛在伦敦土生土长,只有度假才会偶尔去叙利亚“老家”小住。

    (英国中学生时代的阿斯玛)

    当年,从小接受全盘英式教育的阿斯玛,曾经一度成了西方国家和时尚界的宠儿,《巴黎竞赛画报》称她为“叙利亚的戴安娜王妃”,德国《每日镜报》说她是阿拉伯世界的“美丽轴心”。时尚杂志Vogue曾这样形容她——“阿斯玛是最具吸引力的第一夫人……沙漠玫瑰”,爱屋及乌的各种溢美之词,形象简直不要太完美。

    同样西化的巴沙尔,也一度跟西方非常交好,他本人倡导世俗化的生活,还主动向西方学习,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改革,这个时期也被称为“大马士革之春”。

    因此,一段时间里,巴沙尔夫妇成了西方各国首脑的“座上宾”,白金汉宫、爱丽舍宫、马德里王宫都用过膳,喝过下午茶。

    比如,2002年12月,巴沙尔夫妇出访英国,受到了英国女王亲切接见,与时任首相布莱尔共进晚餐。据说,因为两口子太有“范儿”了,英国差一点为巴沙尔授勋骑士。

    2009年,在叙利亚内战**前一多年,在爱丽舍宫,时任总统萨科齐还跟巴沙尔老友般的拥抱,相谈甚欢。不过,老友变新仇这种事儿也不算太新鲜,当年的利比亚卡扎菲上校,生前也同萨科齐脸贴脸的拥抱过.....

    此外,就是阿萨德政府对宗教影响和教派之间矛盾的淡化。这个属于半个多世纪以来,长期性的政府大政方针。

    比如,阿萨德家族属于什叶派旗下的世俗化的阿拉维派,而第一夫人阿斯玛的父母均为逊尼派。

    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本是互相视为“异端”的,水火不相容。

    在中东,有句名言说的好——“异端比异教徒更邪恶”。

    比如,早年打了8年多的两伊战争,除了争地盘、争资源外,很大程度上,就跟这两派冲突有关。

    然而,在叙利亚,第一家庭就这么结合了,还非常高调的公开秀恩爱。此外,巴沙尔的国防部长也是逊尼派出身,巴沙尔的姐姐嫁给了基督徒......

    然而,好景不常在,一方面,阿萨德复兴党高层生活奢侈腐化,社会贫富差距大,画的“大饼”一个也没成,在经济危机的余波干扰下,民生也出现了严重问题。

    同时,叙利亚政府全方面的世俗统治,也让很多势力强大教宗教人士,一直瞅阿萨德政府不顺眼。于是,在西方的煽风点火,沙特的忽悠下,借着“阿拉伯之春”的东风,叙利亚就乱了套。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大家也能察觉到,除了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外,真正的“反政府武装”和库尔德人反抗组织,宗教色彩并不算很强,持久度也差,多是要达到一定的政治目标。甚至很多在战争初期选择“倒戈”的逊尼派政府军官兵,最近几年,看清了形势后,跟墙头草一样,又选择“回归政府军”,重新“倒”了回来。

    现在仍然坚持死扛的,只剩下外来的伊斯兰国极端势力和是逊尼派的圣战支持者。

    当今的叙利亚穆斯林中,逊尼派和什叶派的比例为1/4。而什叶派中,也不全是阿拉维派系。所以,巴沙尔所在的阿拉维派属于妥妥的小众群体,只占叙利亚总人口的不到15%。

    熬过了内战最艰辛的时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叙利亚军民都选择重新支持巴沙尔,其中包括了大量不同宗教和教派的叙利亚人。这其实也侧面生动的说明了,宗教和教派的情节,再放大,也拦不住人心所向。信不信真主,信到怎么个程度,真的跟穿什么没太大关系。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